村霸—天津蓟州东二营镇西二营村支书柴占德黑恶17年

 时间:2018-02-07 14:33:10来源:互联网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1993年柴占德纠集其亲属把村民姚金芳打成重伤,姚金芳投诉无门,柴占德一打成名,迫于柴占德的淫威只有远走他乡,从此以后柴占德遂能横行乡里。其于2000年当上村支书以来,为了稳固其作威作福的地位,为了能愈加变本加厉地侵害乡邻,柴占德伙同陈建生不仅发展其亲属柴学全(柴占德表弟),柴占宝(柴占德四弟),田淑华(柴占德之妻)为中共党员,甚至于发展王少山(因强奸罪被北京市延庆区人民法院判刑)、苗振合(因诈骗罪被山东省某法院判过刑)这样的曾因严重犯罪被人民法院判处过刑罚的社会人员为中共党员。

这样的曾因严重犯罪被人民法院判处过刑罚的社会人员为中共党员;

柴占德,陈建生为正副支部书记(陈建生还兼职村会计)的党支部被村民喻为“柴氏党支部”,柴占德,陈建生为了“柴氏党支部”班子能为自己所控制,纵容放任支部支委、党员、非党员关系人都干了哪些违法乱纪的事呢?

柴学全违规占有村里面粉厂一处用以自建住宅,以及霸占面粉厂东面四亩多的耕地,未缴纳任何承包费;

柴占宝违规占有村里养鸡场一处,未交承包费用,曾因嫖娼被公安机关处理过;

妇女主任赵小勇违规占有宅基地一处;

非党员的柴丛兰(柴占德的姐姐,其早年出嫁外村后户口已迁出)违规占有本村一处宅基地自建房屋;

非党员的陈建国(陈建生之兄)占有村里一处倒闭造纸厂原厂房,未向村里缴纳任何费用;

田淑华(柴占德之妻)与柴占德婚生三个子女,其中一子女是搞虚假领养,为逃避计生政策其与与柴占德办理假离婚,事实上二人一直同居同住至今;

陈建生借用国土所临时工作人员身份,非法办理土地性质变更,使村里私搭乱建现象愈演愈烈,不可收拾;

“柴氏党支部”的所有支委共同占有村里流转耕地共计135亩,并且都不缴纳承包费用;

“柴氏党支部”支委、党员、非党员关系人被支部书记、副书记所纵容,他们通过违规违法手段获取到个人利益之后自然而然地就为柴占德、陈建生私人所用,成了村民心口相传名符其实的“柴氏党支部”的成员了。

“柴氏党支部”的形成就导致西二营村17年没有村委会(既或有村委会也形同虚设),这就导致西二营村17年来从未有过村务公开,进而为柴占德伙同陈健生横行乡里、侵吞国家集体资财,把整个西二营村当作他们自己的“柴家大花园”创造了必要的条件。

2014年3月至2016年4月柴占德把国家拨给西二营村用以建设乡村公园的专款200多万元通过不公开招投标的手段,柴占德在找风水大师看过风水后,用这项专款的大部分来建设自家祖坟、院落及其承包的80多亩地,并且围上围栏,门口拴上狼犬,事实上封闭起来以后成为毫无公益性质的,被村民心口相传的“柴家大花园”;

自2014年4月份开始,柴占德就把“柴家大花园”当作其名下的天津中林园艺有限公司的绿化林木种养基地(中林公司的大牌子就横挂在“柴家大花园”的西门上),随种随挖,随挖随卖,变相侵吞国家、集体财产;

2015年5月,柴占德借村内改善绿化之名,把村内原用以绿化的500多棵大树木(紫叶李,西府海棠,当时这二个树种市场需求紧俏,每棵价值在2000元以上)私自卖掉后,种植上小卫毛球,小卫毛球每棵20多元,柴占德从中侵吞集体产财;

2016年柴占德伙同陈建生以承揽天津市旅游局帮扶本村发展特色苗木工程之机,用以小充大(购买径口2.5公分的复叶槭860株以径口5公分结算;购买径口3公分的稠李730株以4.5公分结算;购买十月光辉径口2.5公分的443株以径口4公分结算)以次充好(几乎没有经济价值的小苗木10000余株)的手段侵吞帮扶款;

柴占德为法人的天津中林园艺有限公司就是柴占德用以倒卖村集体苗木的犯罪工具,柴占德使用这家公司来售出他们窃取的集体苗木;

自2006年开始,柴占德伙同陈建生向政府相关部门虚报种粮亩数,套取巨额专项补助款,此款项除极少部分发放给村民外,其他大部分被柴、陈等瓜分;

2007年,柴占德伙同陈建生通过不公开招投标的手段把位于村北的实验化工厂,占地13亩,转包他人用以牟取私利,从2013年开始,二人自占自用使用至今,籍此侵吞村集体财产;

柴占德把拨付给村里专用垃圾车一台,价值一万元以上,长期在其自己的苗木生产工地使用,最后卖掉了;

2014年8月村里安装路灯100多个,每个实际造价2300余元,镇政府每个拨款5000余元,工程未走招投标程序,柴占德从中不法获利;

二次修村里水泥路8000多平米的工程未走招投标程序,都是柴占德自己说了算,自己找人承包工程,从中谋取私利;

2015年,村北村西三个大坑几十亩的整治补偿款,镇政府补助拨款400余万元,柴占德通过不招标手段个人获取不法利益;

村头建三个厕所镇政府补助金每个厕所12万元,柴占德通过不招标包给个人施工每个作价5万元,柴占德从中不法获利;

2014年,柴占德谎称他给村里修路绿化,村里欠他若干万元,他以这个借口,向本镇公安派出所报假警,纠集亲戚家人用恐吓威胁的手段,叫嚣着:我就是这里的皇上,就欺负你了,就欺负你这草民了,爱哪告哪告。在强制拆除该面粉厂的设备设施后,又假借村民委员会的名义强行终止柴占有的承包合同,柴占有投诉无门,忍气吞声,以废品的价格变卖了所有机器设备,造成实际损失逾30万元;

另外,村里以前有的4个面粉厂,一个被柴占德个人占有,其他的三个亲戚占有改建住房,造成村集体重大财产损失;

自柴占德上任村支书以来便伙同陈建生(陈建生的另一个身份是东二营镇国家土地所的临时工作人员)违法变卖村集体耕地30余亩,形成违建民房60余栋,多年来,从陈建生经手打白条的批占耕地收费从5000直到80000不等,共计:100余万元不知去向;

柴占德伙同陈建生等人的胡作非为,仅就眼前可看,有数可查的给国家集体造成的损失触目惊心!柴占德从当上村支书起只手遮天已经17年了,村里账目做收做支,应付上级审计的手段花样远非普通村民所能知。而这二人为什么能把村里掏空榨尽呢?

王庆贺长期担任东二营镇党委书记,其作为西二营村党支部的上级领导单位的主体责任人,放任以柴占德为首的“柴氏党支部”的违法乱纪、胡作非为,造成17年来两委班子不换届,财务不公开,柴占德大搞一言堂,多年多笔上级拨款直接入个人账户,从而达到逃避监管的目的,富了个人,坑了村民,“村民富不富,关键看支部”,有了这个“柴氏党支部”长期为非作歹,西二营村村民何来共同富裕奔小康?王庆贺还对下级党支部发展党员放任失察,致使党章、党规、党纪形同虚设。

东二营镇党委纪委书记李国东严重不担当,不作为。曾经有村民信访举报反映问题半年之久,区纪委答复是“检举材料很早就转到镇党委了”,但李国东对检举人的面询,百般推阻,拒不履行职务;并且,把信访举报人列为重点人口进行管控,致使检举人出行、经商、务工困难。

党的十八大之前,黄兴国执政天津时期,柴占德、陈建生这伙人就长期盘踞乡里,欺压村民,侵吞财产,骗取荣誉。党的十八大后,他们不收敛不收手,致使该村民风萎靡不振,民生裹足不前。

2018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指出:乡村振兴,治理有效是基础。必须把夯实基层基础作为固本之策,建立健全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现代乡村社会治理体制,坚持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确保乡村社会充满活力、和谐有序。

中央一号文件还指出:扎实推进抓党建促乡村振兴,突出政治功能,提升组织力,抓乡促村,把农村基层党组织建成坚强战斗堡垒。强化农村基层党组织领导核心地位,创新组织设置和活动方式,持续整顿软弱涣散村党组织,稳妥有序开展不合格党员处置工作,着力引导农村党员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建立选派第一书记工作长效机制,全面向贫困村、软弱涣散村和集体经济薄弱村党组织派出第一书记。实施农村带头人队伍整体优化提升行动,注重吸引高校毕业生、农民工、机关企事业单位优秀党员干部到村任职,选优配强村党组织书记。健全从优秀村党组织书记中选拔乡镇领导干部、考录乡镇机关公务员、招聘乡镇事业编制人员制度。加大在优秀青年农民中发展党员力度。建立农村党员定期培训制度。全面落实村级组织运转经费保障政策。推行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制度,加大基层小微权力腐败惩处力度。严厉整治惠农补贴、集体资产管理、土地征收等领域侵害农民利益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中央一号文件的出台犹如春风化雨。

来源:http://www.cnnyys.com/article.php?id=20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