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滨海:决不容腐败让党旗褪色

 时间:2017-08-11 15:35:46来源:互联网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坚定不移的推进全面从严治党。通过近4年的实践,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处理了一大批党内蛀虫,净化了政治生态。但我们必须清醒的认识到,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

中国官场的“贪腐”现象相当严重,已经到了恨之入骨的地步,不仅党内有,党外也有。从中央到地方,到纪委、监察;从公、检、法、司,到党委、地方政府;从国企,到企、事业单位,到军队、驻外机构等,相继出现了多起贪腐案例,而且汹涌之极,势头之大,上至内阁大臣,下至小官,贪官无处不在,无所不能,骇人听闻的天文数字,让国人头皮发麻。民政部长李立国贪腐涉案金额逾2000亿人民币,10名村官瓜分价值18亿元的316套安置房,这一案件也被认为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村级官员集体贪污的第一大案,再次刷新了人们对于小官大贪的固有认知。其恶果直接威胁到政权的稳定,民心的骚动 。在日常生活中,百姓每办一件事,都要遭到权力者的恶意刁难,屈于无奈,不得不形成权钱交易的格局,酿成腐败。因此,权力之下的民众痛恨官场腐败之极。

最近又一起反映村官“腐败”的事件被网络曝光,带着新闻媒体应当坚持党性和人民性相统一的原则,前方记者对该事件进行了跟踪调查。据悉,在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滨淮镇存在着官商勾结、权力泛滥,贪腐成群、财务混乱,结党营私,涉黑报复等极其严重的现象,给滨淮镇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

江苏省盐城市滨海县滨淮镇地理环境优越,本可以成为经济富裕的社区,文明祥和的社区。但地方官员顶风违纪,胆大妄为的贪污受贿,不为当地的发展做实事,以至于滨淮镇多年来发展缓慢。下面是记者调查的近几年来发生在滨淮镇的贪污腐败案例,其形态之独特,性质之恶劣,已经到了独立王国的境地。

2012年4月16日,多年从事房地产开发的周廷荣,为了打通今后的政商之路, 不惜动用金钱和人际关系,集政商,权力、金钱为一体,在相关人员关怀、协助下,顺利进入政界,并兼任新岭社区党支部书记,周廷荣的“荣升”为操纵政界打通商界开启了便捷之门。周廷荣和已故副书记潘开乔与滨淮镇自来水管理服务公司刘卫高、王照淇等人狼狈为奸,官商勾结,利用职务之便,以兴建新岭安置小区接水为借口,将两间门面房和一间套房来抵充小区的所谓供水增容费。该房屋的村建价格为一套为20.8万元,但由于自来水公司为了占有该房产,从中进行私分房款,以增收小区供水增容费18.8万元为名,补交给新岭社区2万元的房产差价来掩人耳目,名义上看属于公对公形式,但实际上以占有该房产为目的。

2012年5月15日,滨淮镇新岭社区同滨淮镇一户与新岭社区无关联的居民于利洪,在某副县长授意,原滨淮镇镇长王永兵直接操纵下,签订了所谓的钝化矛盾补偿协议,仅凭副县长无原则的“一句话”,就将新岭社区的集体资金44万元拱手送人。

2012年9月12日,滨淮镇以村建党群服务中心的名义,强行调取属于新岭社区的资金70万元,该款项具体去向不明。

2013年3月1日,新岭社区召开两委会,将大河鱼塘,承包给原村委民兵营长王德飞搞农家乐,承包期10年。2013年4月12日新岭社区原村主任潘其万与原村委王德飞签订了土地租赁合同时,推翻了两委会决定,却与其签订了为期28年的租赁合同。除期限延长外,经营者王德飞无视合同约束力,疯狂地挖土、卖土、毁地,非法获利30余万元。王德飞的行为已经构成非法占有罪,相关地方领导却置若罔闻,包庇护短。新岭社区部分居民就此事向滨海县滨淮镇国土分局戴常胜局长进行举报,该局长以躲避的方式回避群众的举报。

2013年11月前后,滨淮镇主要领导为了在新岭社区兴建农贸市场,未经社区居民代表大会通过,勾结社区相关领导,以500万元的价格,擅自变卖集体土地数十亩,并以押金的形式侵占350万元为镇政府所用,严重侵害了社区的集体利益。群众对此非常不满,多次逐级向上级组织反映,介于上级相关部门和中纪委的强大压力,镇政府无奈于2016年5月16日将该款转入新岭社区账户。让人费解的是该款刚回到新岭社区,滨淮镇党委书记王荣峰便再次插手,利用手中的权力,将该款转出,去向不明。其中125万元被中共党员,原村维稳专干,现任社区主任,支部副书记杨九龙、原支部副书记徐友洲调走,没有合理说法。因上下串通一气,攻守同盟,至此,这些钱的去向已无法追寻,社区理财小组的监督职能完全被职权淹没。。

滨海县发改委对农贸市场的兴建,以10亩地进行了审批,但在实际运作过程中该农贸市场却违规使用土地22亩,竟然超出审批的一倍之多,然而超出审批面积的出让款又不知去向。

2016年3月24日下午,身为滨海县纪委常委陈开尚在滨海县信访局面对群众的上访举报竟讲出了:“周廷荣、梁正东(原村委)贪污也不办罪,贪了也白贪”的一席话,让百姓惊愕和诧异,此话寓意明确,言简意赅,倒出了这位常委与其腐败分子一丘之貉,这样的话竟出自于一个纪委常委的口,真是“人民的败类,国家的蛀虫”,让人不寒而栗,党和政府的形象被这帮人败坏到极致,还能期望他们依法治理吗?

原新岭社区主任,中共党员,副书记潘其万,犹如地方的“土皇帝”,因有镇党委相关领导做靠山,置党纪国法而不顾,胆大妄为,贪得无厌,以三组王国斋、七组罗一华两户的名义冒领土地转让金108000元,铁证如山, 滨海县纪委曾经找其谈话,由于潘其万关系网复杂,其结果无下文。现在的滨淮镇只要是官,无任其官位大小都有贪的迹象,以致小官大贪根本不奇怪。

贪污腐败,与暴力打压从来都是一对孪生兄弟。滨海县干部领导,为打压举报,上访的群众,打压报复,与黑社会势力相勾结打击报复上访民众,造成群众的人身伤害,断其上访者的工作,抢夺上访者的田亩,使上访者的人身、经济都是受到严重的损害。

2014年8月1日,新岭社区在党总支主持下,召开了选举村民理财小组成员会议。66人参加会议,选举产生了组长周步锦,成员李克丰、王国模、张从玉、顾乃和等五名工作人员。民组理财小组成立以后,并进行了公示。民主理财小组的成立本来是一件得益于民众的大好事,它可以对稳定民心,促进集体和个人两者的融洽起到积极作用,表面上看,没有一个村干部对民主理财小组的成立提出反对意见,但接下来的一些现象却让民主理财小组无助和沮丧。

经征得上级组织的批准,理财小组对2012年1月至2015年10月全社区的所有财务帐目等进行了全面清理,共查出经济问题56笔,涉案17人,总金额为72万余元,其中有党群服务中心建设,农贸市场兴建,新岭小区开发,王德飞私自卖土,村总帐会计顾丽娟套取国家农机补贴3万多元等问题,逐级向有关领导反映,并提出了整改建议,其结局又是如何呢?。

顾乃和是经过正式选举被选出的民组理财小组成员,然而在法律面前,公平正义得不到保护,相反,权力之下,贪污腐败却显得从容自在。2014年5月7日深夜,顾乃和因举报王德飞承包的一斗北地34亩良田被毁,而遭到政府指使的带有黑社会性质人员进行的爆炸,虽公安机关介入,但只是立案不破案无结而终。

李克丰是村民理财小组成员之一,因参与举报相关官员的腐败问题而遭到政府人员的打击报复,2016年6月24日李克丰及其兄的4.5亩口粮田遭政府抢夺,身体遭到政府指使的黑社会人员殴打致伤。2016年7月13日,滨淮镇政府相关领导利用手中的权力,指使镇中心卫生院停止了李克丰在其医院的电工工作。

滨淮镇派出所无视人民群众疾苦,无视党纪国法,在政府的操纵下,上演了不光彩的一幕,他们借村民理财小组应当与村民代表大会同步,民组理财小组的工作随着村民代表大会的结束而结束的理由,强行剥夺了理财小组工作职责,收缴了民组理财已经依法查清的事实证据,让腐败分子逃避打击开启了方便之门,彻底消除了责任被追究的隐患。

2015年8月18日,原村委梁正东与县纪检工作人员王明、蔡某某,还有理财小组王国模在镇纪检办公室对帐时,因王国模极力提出送给国土局的酒款1.2万元一定要追回,而遭到了梁正东的正面攻击,王国模险些因此丢掉性命。

滨淮镇政府为了打击当事人,控制上访人员,采用流氓手段,公然违反党的群众纪律和工作纪律。不顾党纪国法、礼义廉耻行此龌龊之事,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激化了社会矛盾,给民众身心带来巨大伤害。

别看这些农民身边的苍蝇都是小官,危害却很大。由于直接跟基层广大群众打交道,这些人不管是贪污、受贿、挪用还是滥用职权,都是在与老百姓争利。他们的犯罪行为,直接破坏着我们党群关系、干群关系,威胁着我们党的执政基础。

如果群众整天处在这种恶势力环境之下,不能言其所言,怒其所怒,甚至都不能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那么还能拿什么来保障自己的合法利益?还依靠谁来依法治国,“反腐倡廉”“法治政府”不能仅是一句空口号,需要我们大家行动。最后也希望此事件可以引起有关部门的注意,清察查贪污受贿的滨淮镇政府,还当地群众干净,安宁的生活。

最高检7月21日表示:全国检察机关将开展为期2年的集中惩治和预防惠农扶贫领域职务犯罪工作。涉农和扶贫职能部门、乡镇党政机关工作人员和村级“两委”干部、村民小组长、会计等将成为重点关注目标。

那些仍然“活跃”在广大农民身边的苍蝇们小心了,接下来就要重点收拾你了!

记者将适时对案件的走向进行跟踪报道。

郑毅/静贤

原文链接:https://www.zhongboxinwen.com/shehui/bwyc/38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