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大连物价局定价乱象何时了?营商环境堪忧

 时间:2017-08-11 09:55:51来源:互联网

相同的地段,相同的环境和条件,对不同公司所属的停车场,物价局批准的收费标准确不一样,甚至相差一倍的价格;对同样级别几乎同样路段的公园及公共场所停车场的收费标准,也是千差万别,更有甚者,在一个停车场还没有办理占道规划许可、未向城建及财政交纳占道费用的情况下,竟然能办下收费许可,这一切,都起源于物价局的审批文件,这样的事,就发生在辽宁省的大连市。

对这样似乎没有标准的“乱定价,乱收费”问题,市民意见很大,比市民意见更大的却是经营停车场的管理公司,因为,为停车场的收费定价,直接关系到经营公司的收益,也关系到这个市的财政税收。那么,在这个全国闻名的辽宁大连市,缘何能出现这种“乱收费”的现象?是这个市的政策允许还是物价部门一手造成的?如果是物价部门一手造成的,那经营公司为何不要求举行价格听证?这样乱的收费现象,就没有政府其它部门进行监督吗?带着这些种种问题,记者于近日亲赴辽宁大连市,对其进行实地调查采访。

同一位置的医院所定价格却不一致

大连的医院很多,几乎每家医院也都有停车场。医院的停车场收费标准,直接关系到来医院看病甚至看望病人的人切身利益。采访时,大连的市民反映最强烈的就是医院停车场“乱收费”问题。

市民为记者举出了一些例子: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第二医院,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解放军第二一0医院,大连市中心医院,大连市妇产医院,大连市友谊医院,大连市第四人民医院等,收费都在每半小时1元,也就是一小时2元,而唯独特殊的是大连市口腔医院每半小时2两元,也就是每小时4元的收费标准,大连皮肤病医院为每半小时2.5元,也就是每小时5元,同样定位为医院服务性的停车场,仅一指之隔的大连丰宇泊车管理公司所属的市中心医院门诊、市妇产医院门诊前停车场定价为每半小时2.5元,即每小时5元,同样的大院内,价格却相关太多。市民们说,同样一家医院,怎么就能出现门诊停车场与医院住院部停车场相差一倍多的价格?这样的同一场所而不同一定价的乱象,突显了大连市物价局用权任性的一面。

相同地段公园价格不一

如果说,医院的停车场收费关系到市民的切身利益,那么,市民休息和健身场所停车场的收费问题,更关系到市民的日常生活。在大连,市民反映第二强烈的,是公园的停车场收费问题,且焦点集中在,同样为公园,不同公园收费却不同。

家住大连市中山区的张贵和老夫妻,每天去中山公园锻炼和休息,已快有十年时间,张贵和说,因老伴腿不太好,所以他们都是开着自家的车,早上去,中午回,公园的停车场是按小时收费,每小时收5元钱。

近日老张夫妻二人开车改去离家近二十公里的劳动公园了,发现那里不像中山公园停车场计时收费而是按次收费,每次只收5元,莫不是停车场物价收费公示牌错了?

带着同样公园停车场收费为何不一样的问题,张贵和与老伴最后找到物价局,收费管理处的工作人员理直气壮地告诉他们,这个定价不一致的问题是有历史原因的,物价部门有权给任何场所定任何价格,需要定价的单位到物价局来定价只是以定价建议书的形式申请定价。这样的建议物价局可以采纳也可以不用采纳。老张夫妻二人听此随性言论真是瞠目结舌,深有感触地说“未想到物价部门定价不用依法”,物价部门竟成了法律监督的化外之地。

“黑停车场”也能办“收费许可”

在大连市采访,市民反映说,在他们这里,有不少人随便在街边圈块地就可收费,且一天几百上千地收。真的如此吗?记者进行了调查。

大连和全国一样,建任何一个收费停车场都要走一定程序的,涉及到审批的部门有规划、交通、市政、公安,工商、税务甚至环保也要通过,并要向市政部门先期交纳占道或占地费,最后才是物价局的收费标准审批。

在举报人的带领下,记者走访了大连多家占道收费停车场,结果发现,未经任何审批,物价局却为其下发了“收费许可”并开始收费的停车场有多家,这些停车场,大都为“大连丰宇泊车有限公司”和“大连驭航泊车管理中心”所属。

采访中,记者还发现一个问题,大连物价局不仅仅随意为停车场定价,对社会上的停车场企业也分出个三六九等来。

有一家企业,他们因对物价局“任性”定价有异议寻求了法律救济,但是,物价局对该企业的正当定价申请在法定时间内不仅不给回复,追急了就说材料没有收到,这家企业无奈只能用特快专递的形式进行邮寄,但大连市物价局收费管理处处长还说没有收到,最后,这家企业只能找到大连市公证处到邮政部门进行邮寄并公证,但这物价部门还是硬说没有收到。

采访中得知,这种情况,在大连物价局是经常发生的事情。这种光天化日之下毫无戒惧“扯谎”的行为严重破坏了大连市的营商环境。

记者手记:从一位处长行为看大连营商环境

老百姓都认一个理儿,哪收费不合理,觉得哪收费高,都要去找一个部门,那就是到物价局去投诉,可是,如果收费不合理甚至是乱收费收黑钱是物价局一手造成的,那么,这百姓还有说理的地方吗?

一路的采访下来,记者心存太多不解。采访当中,无论是市民还是企业,他们的矛盾焦点都对准大连市物价局收费管理处,确切地说是对着处长邸恩山。

那就先说说这个处长邸恩山吧,他在物价局这个位置当了七年处长没有被调换过,且对到市物价局办事的企业凭个人好恶来决定是否办理。例如:大连某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在具有完整产权的自有公司土地上建设停车场后,根据大连市物价局大价发【2014】28号文件(七)款“企业投资建设的停车场及宾馆、酒店、娱乐场所、商业写字楼配建的停车场,由经营企业根据投资成本和市场供求情况自行确定收费标准,报价格主管部门备案后执行”企业有定价自主权,到物价局只是备个案即可经营停车场。仅此一个备案,邸恩山拒收备案材料就能让该企业到物价局跑腿几十次,逾二年该企业至今未能正常备案。而邸恩山的理由是“你公司虽然是自己投资建的停车场,但应该归到公共停车场范围内进行管理和定价,最近要有新政策出台,然后再办理”。试问一个连自己出台文件都不依规遵守的官员尸餐素位至今七年,可见有多少企业受到其戕害,大连市营商环境在物价局内可见无法得到很好的营造!更遑论其随意定价能有人监督和管他了。

再说说这物价局吧,做为副省级城市物价局,怎么能惹出这么多众怒来?真的如市民所说,邸处长的随意定价是在为单位“创收”?如果这是事实,那是个什么性质呢?如果不是,针对市民及企业对此人如此大的意见,他又如何能在这个位置坐得这样稳且一坐就是七年?

大连市同全国一样,为方便广大市民办事便利,很多部门都去了政府的“行政办公大厅”。这物价局收费管理处当然是必去的部门之一,但是,邸处长就是坐在物价局的办公室里,于是有人说,他这么做,就是为了自己工作的“便利”,到了大厅,有太多话没法说,更有太多的事没法做。可是,这样的局面他本人方便了,物价局方便了,可办事的百姓呢?企业呢?这是一个政府部门该做出来的事吗?

此次的采访,涉及到的仅仅是大连市的一个物价局,一位邸处长,于是记者在想,那大连市的其它政府部门呢?是否可以从这位处长的行为,看出整个大连的营商环境呢?

记者孙迪文并摄影

编后:大连市委谭作钧书记甫刚上任不久,就在市委会上强调,要从严要求,加强内控,健全机制,规范流程,把干净做事作为行为准则。强化自我监督严格自律要求,手电筒对着自己照。这不仅是在新形势下,大连市委市政府落实习总书记“四个意识”的重要举措,也是对政府行业管理部门如何做好为企业服务的新要求。按照谭作钧书记和市政府的这些要求,大连市政府行业管理部门积极行动,改变作风,努力提高为企业服务的品质和质量。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市委市政府倡导为企业做好服务的同时,极个别行业管理部门的具体负责人,不顾市委市政府的三令五申,却“顶烟上”,挖尽心思为企业出难题,影响企业正常的市场经营活动,严重干扰了市委市政府对企业提供优化服务政策的落实。大连市物价局邸恩山处长 ,在这方面就扮演了一个极不光彩的角色。根据大连市一些停车场服务行业的反映,记者深入这些企业及相关部门进行了实际调查,发现邸恩山在负责停车场收费定价方面存在严重问题,具体体现在不依法依规合理定价,完全凭借自己对一些企业印象好恶来”拍脑门子”,滥用职权,随意定价。这种不顾市场机制的粗暴行政行为,不仅在行业里造成了极度的市场混乱,而且还给不少企业的经营管理,带来了很多莫须有的难题,让这些受伤害的企业,经营困难,叫苦不迭。衙斋卧听潇潇雨,疑是民间疾苦声。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200多年前的郑板桥对百姓们,都赋有这样的同情心,相比之下,今天作为行业管理部门的邸恩山处长来说,是应该感到愧疚和脸红的了。今天我们把这份调查报告发表出来,就是为了让公众对邸恩山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也要让这位处长的主管领导和上级部门,认真核查这样一个失职官员的所作所为,给在经营上受到严重影响和伤害的企业一个合理的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