绥中县实名举报民警陈绍周

 时间:2017-08-10 17:55:03来源:互联网

尊敬的领导您好!

我叫张忠山,绥中县人,现举报绥中县公安局出入境大队长陈绍周。现将他的违法、违纪行为举报如下:

事情经过:

一、2014年,我公司在绥中港填海工程急需资金,经齐大治引荐,认识绥中县公安局督察大队教导员陈绍周,以月利5分向陈绍周借款30万元,并且用冯艳生和我所购置二手奔驰轿车做抵押(此车是冯艳生和我1个月前花60万元所购)。冯艳生与陈绍周签定了一份车辆买卖协议书。协议书卖方是我和冯艳生,买方没写,陈绍周称自己是警察,不能做买卖,所以先空着,我问为什么我借30万元,协议书上写50万元,陈绍周说:第一怕你还不上利息,必须多写点;第二你60万买车,一个月30万卖我,不真实,陈绍周说这样写像点,我也不可能买你的车,你只是暂时抵押给我。只要你把30万元本金和利息都还我,我就把欠条和协议一起都给你了。合同就1份,放他处,实为抵押。张忠山又向陈绍周出具了一张30万元的欠条一张,陈绍周把扣除当月利息1.5万元的剩余28.5万元交给了齐大治,用于我偿还齐大治所在公司所欠利息。张忠山通过冯艳生还了陈绍周2个月利息后(有录音材料)。由于资金短缺,不能在还陈绍周利息的情况下,陈绍周要求将车过户,于是陈绍周于2014年12月31日下午接我和冯艳生到秦皇岛,再去接原车主许祥权去山西过户。在山西太原时候,许祥权因欠他人债务,车被扣留后,他又指派他人将车辆偷走,并且将车又卖给他人,并已过户。于是陈绍周在秦皇岛海港区公安局找关系,以自己是警察,不方便为由,指使冯艳生去报了案。2015年10月,陈绍周将与冯艳生的买卖合同改成了妹夫李凤先名下(当时签合同时,卖方冯艳生签了字,买方陈绍周说自己是警察,买方姓名先空了,以后在写),利用自己在绥中县公安局是出入境大队长职务,让妹夫在绥中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以诈骗报案。在没有买车收据及李凤先没有提供资金来源的情况下,在刑警队亲自协办,当天将冯艳生收押,第二天又利用职务之便,在没有进行任何传唤的情况下又将张忠山上网通缉。在张忠山被收押期间,陈绍周及齐大治多次找张忠山前妻高洪梅及张忠山的大哥张忠生协商,让张忠生帮助张忠山还款及利息,有录音为证。陈绍周指使妹夫去绥中县公安局报案谎称冯艳生和张忠山所购车辆是从许祥权手中抵押的,又在刑警大队审讯冯艳生时去审讯室用冯艳生见面进行恐吓,唆使串供,可调取当时审讯视频。让冯艳生说所购车是抵押。许祥权在2014年12月31日下午同意并按合同约定配合去车辆户籍地进行办理过户。足以说明许祥权与冯艳生所签车辆买卖合同属实,并真实有效,由于过户时陈绍周手中车辆被许祥权债主所扣,非法扣留并被许祥权卖出过户后,许祥权已形成了诈骗,陈绍周明知此事,但在秦皇岛海港区公安局找人,并让冯艳生帮忙报案后,在绥中县刑警大队以诈骗案立案,纯属违法、违纪的非法行为。

二、张忠山也是欠齐大治所在公司利息情况下,经齐大治联系,张忠山将前妻高洪梅房子做为抵押,在陈绍周处借款30万元,口头约定月利5分。合同写好,陈绍周在建行提取了28.5万元交给了齐大治用于还张忠山所欠利息,后来也还了一部分利息,并且有齐大治和陈绍周多次找张忠山及担保方高洪梅索要利息及本金(录音证据),并且陈绍周与齐大治进行了多次录音,因张忠山没有还清陈绍周本金及利息。陈绍周又将高洪梅所打欠条交给朋友刘丽,刘丽说当时陈绍周答应还他二分利,并让刘丽将高洪梅告上法庭,并且在绥中县法院出庭作证,提供齐大治与陈绍周向高洪梅索要本金及利息录音。

1、陈绍周做为党员,国家公务员,公安局领导干部,不思工作,违法进行放高利,并且利用公安局大队长特有身份进行讨债,指使办案人员非法立案,并无数为经济纠纷进行出庭作伪证,可调取绥中法庭(2016)辽1421民初1689号民事判决及(2017)辽14民再26号判决,严重违反公务员法及公安部对警察行为准则,严重影响公安警察形象,社会影响也十分恶劣。

2、2015年,陈绍周喝酒后向我介绍,自己担任过公安局法制科长,公安局所有派出所、各大队想拘留执法,必须经他审批,你要是在用钱和做买卖,关系和钱都没问题,自己在东戴河有一套门市,并且有七套住宅。

3、本是陈绍周向张忠山放高利,纯属民间借贷,陈绍周却以妹夫李凤先名义以诈骗报案,他妹夫李凤先开个小诊所,没有资金,更没有必要买价值60多万元的奔驰车。并深入参与案件,在刑警队多次与办案人员联系、指使,利用职务进行干涉案件,导致公安机关将冯艳生及张忠山被收押数日(可调去陈绍周公安小号通话记录)。

4、陈绍周因多次放高利,资金短缺时,就向社会人员以二分利借款,以高利5分进行高额放利,从事经营,绥中法院城郊庭就有他多次做证,他已2分利向王丽借款,又以5分利息向张忠山进行放高利,早已违法、违纪。

5、在山西车辆过户期间,由于没过户成功,陈绍周提出让我买一部三星普拉思,我怕他生气,以后找我麻烦,于是我在山西太原报案地派出所附近三星专卖店花了7800元给他买了一部。冯艳生可作证,陈绍周本人使用的三星手机自己不可能提供购买地点和发票,已涉嫌构成勒索罪或索贿罪。

6、张忠山和冯艳生与许祥权所签合同复印件。

7、张忠山和冯艳生与陈绍周妹夫所签合同复印件。

8、陈绍周向冯艳生要张忠山欠陈绍周利息及本金录音。

9、张忠山在押期间,陈绍周向张忠山的前妻和张忠山的哥哥,为自己要钱及利息的录音。

10、递交绥中法院审理陈绍周的姨诉高洪梅借款一案,诉求中刘丽说高洪梅委托齐大治,陈绍周向她以2分利借款,并没有偿还本金为由将高洪梅告上法庭。法院调取笔录一份,齐大治叙述说到房照是高洪梅的名号,所以高洪梅签字的,钱是从陈绍周和刘丽手里拿的,当时约定利息5分,利息付过,不知几个月了,足以说明陈在他姨手中以2分利借款,通过齐大治向张忠山和高洪梅以5分利放款,并以高洪梅房子做抵押的事实。

11、在绥中法院审理中,陈绍周也提供了两份自己向高洪梅要本金利息的录音,更充分说明了陈绍周不思工作,利用各种关系向社会放高利贷的证据。

12、张忠山与冯艳生在押期间,陈绍周与办案中队长及案件承办人多次通话,设计案子,强定诈骗事项,在冯艳生审讯期间,陈绍周多次进审讯室,威胁冯艳生做伪证。

13、在审讯时张忠山提出原告许祥权以构成诈骗,请求到秦皇岛核实(因陈绍周找秦皇岛公安局的朋友让冯艳生在秦皇岛海港公安分局刑警八中队)报案后并立案,调查后告知案件基本构成诈骗,说明张忠山和冯艳生也是受害人,更不可能花60万元买车去诈骗陈绍周妹夫李凤先30万元。

我诚恳希望有关部门领导给予关注,进行严查,将违法违纪人陈绍周清出公安队伍,对所犯违法、违纪行为进行追责,让他接受应有的处罚,制止他对社会再进行危害。

来源:http://www.chinanewws.com/2017/gn_0810/43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