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将仇报:院士遗嘱照妖家人欺世篡祖

 时间:2017-07-31 19:04:25来源:互联网

在习近平总书记提倡全国人民弘扬家风家德家训的同时,程莘农院士后人程红峰、程凯却不顾一切,违背家风家德家训,公然叫板中央新政,其目的何为?

朗朗乾坤,青天白日,天子脚下的大北京。程莘农的后人程红峰、程凯却胆大妄为,丧心病狂的扣押恩人吴秀芝的财物,致使其伤心欲绝,痛不欲生,一夜白头,颠沛流离,于心何忍?

程红峰、程凯伙同某全国政协委员、某法官蝇营狗苟,阴谋奸诈,欺师灭祖,推翻院士遗嘱,蒙黑中医,蒙骗世人,蒙骗政府。“两面”人生?

为了感恩,83岁的程莘农(我国首批院士、中央文史馆馆员、国医大师)决定立下遗嘱,准备去世后把自己独居的房产和所有物品留给曾经救过他四次性命,无微不至照顾他长达10多年的唯一一位入室弟子、助理秘书吴秀芝女士。老人逢人便说是吴秀芝给了他晚年生命。

\

2011年,程莘农老先生自知年事已高后日不多,为解后顾之忧把自己的子女都安排妥当,分给了子女们他一生挣来的三套房产,当时子女们表示同意,均无怨言。程莘农老院士总算了结了一桩心愿。

但有一事更加使程莘农无法释怀,就是如何报答照顾他10多年的入室弟子吴秀芝女士。2011年10月,程莘农经过再三考虑,对吴秀芝女士有所回报,饱含深情的写下一份如山遗嘱。决定把自己独居的房屋赠给吴秀芝女士。程莘农坚定地写下了负法律责任。作为一位长者对后生的精神寄托和物质回报,希望吴秀芝女士发扬救死扶伤,助人为乐的精神。

程莘农先生在遗嘱中是这样写的:程莘农亲笔留言记录我的住房在中研院一号楼三单元307号其产权均归我个人掌握,现在由本人居住,吴秀芝可以同住此处,如我去世后该房屋产权和房屋内物件及吴秀芝本人物件全由吴秀芝本人处理,我的儿子及儿媳女儿女婿均无权处理,特此留言。负法律责任。程莘农 二0壹壹年十月冬日。程莘农还多次声明:程莘农的入室弟子只有道德情操高尚的吴秀芝唯一一位。任何人打着他的旗号,自称入室弟子都是假的,请大家不要轻信,以免上当受骗。

因为老人在后来的日子里卧床不起,全由吴秀芝一人为老人端屎端尿,24小时无微不至护理治疗。每次提吴秀芝老人都感动的满眼泪花。

2015年5月9日老人在珠海撒手人寰。

然而,斯人已去,却难以瞑目。

\

2015年5月10日, 老人尸骨未寒,亲朋好友正在吊唁时,程莘农的大儿子程红峰(中国中医研究院针灸研究所退休);程萃祖(北京东城区和平里小学退休教师);程绍祖(江苏省淮安市清河区医院退休);程凯(北京市不正当政协委员、北京中医药大学教师)程家祖孙却为了争夺家产,欺祖灭宗推翻老人遗嘱。对恩人吴秀芝不由分说非人性的大打出手,导致吴秀芝女士浑身遍体鳞伤,身心受到严重伤害。

之后程家儿孙竟然砸坏数年独居的父亲门锁,换上自己的锁。导致吴秀芝无法进出自己的房间,只好流落街头,伤心欲绝。为什么不让吴秀芝进自己的房间,为什么连吴秀芝自己的换洗衣服都不让拿,致使吴秀芝失去了最基本的生活权利。事情发展到如此地步,程家子女仍然不肯善罢甘休。

2015年5月11日,程红峰好言好语给吴秀芝女士打电话说不要哭了,回来吧。听到程红峰的劝说,慈心善怀的吴秀芝没有任何防备,来到北京老人房间的灵堂前,程家子女再次对吴秀芝女士围殴。居然从三楼拳打脚踢,一直打到一楼,后来在吴秀芝实在痕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吴秀芝拨打110报警。无果。

程莘农的孙子程凯放出狂言:非要把吴秀芝赶尽杀绝,生不如死。

在科技发达的中国,在文明进步的世界。一位数十年如一日默默无闻做好事不图回报,牺牲了自己一切的好人。到头来却流落街头,遭人陷害,真是叫天天不应,呼地地不灵,50岁的吴秀芝女士一夜间急白了头。

一个自称名人之后,竟然对一位照顾程莘农院士十多年的弱女子大打出手,而且是在其父的灵堂上,并扬言要把吴秀芝女士赶尽杀绝。真是让人不可思议。天理何在?

程红峰系程莘农的大儿子,当他得知其父程莘农在遗嘱中这样写道:我的儿子及儿媳女儿女婿均无权处理自己所住的房屋时,居然恼羞成怒,无论如何也要把父亲的遗产夺回来。程莘农为什么这样写,其中原由如果追溯起来恐怕一波三折,难以诉说。在其父亲去世后,本应该对照顾父亲多年,不图任何回报的吴秀芝,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他却对吴秀芝赶尽杀绝,肆无忌惮推翻父亲的遗嘱。

古人云,盖棺定论,死者为上。

程红峰为了推翻其父遗嘱,百般无理狡辩:称其父留言中盖的印章一大一小,而且错别字很多,让人猜来猜去,关键地方都是添加的,乱七八糟,添加的部分既没有老人的印章,也没有老人加盖印章,也没有加盖指纹,且没有办理公正。再次否认一位中央文史馆馆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医大师的遗嘱生效。程红峰却自毁为社会奉献一生的父亲的英名。

程红峰还称其父留言中的记录二字写成纪录。有许多错误。

据调查了解,程莘农院士办公有自己独立文体风格和表达思想的方式。留言是主旨,纪录是辅助词语,其主题意思突出即可,且院士写的留言采用繁简结合,纪录二字是繁体,程红峰作为程莘农的长子,又是非遗传承人,居然连其父的遗嘱留言所用的繁体字体都不认识,可见这样的儿子距离父亲有多远?如何在父亲生前尽到一个作为长子的孝道责任,还是故意狡辩,真让人不可思议。这样的非遗传承人到底能为非遗做出怎样的贡献,还是给非遗添乱。这个笑话有可能会笑到联合国。代表中国丢一下在国际上的脸。

不能把自己的心放正的人,还能为非遗传承什么?他的传承还可靠吗?就连起码做人的良知都丧失殆尽,这样一肚子花花肠子歪门邪恶的人,怎么样去一如既往的履行党员的职责?

对死去的父亲不尊不敬,且大肆推翻其父遗嘱,这难道不是对自己的父亲鞭尸吗?程莘农生前早已向子孙交代很清楚,他去世后不许占房子搬东西,为什么其父尸骨未寒,程家子孙以设灵堂为借口强行占房子搬东西,这里充分说明一个问题,他们儿孙在背后隐藏了道德残缺、医术造假、人格造价以外,还有多少不可告人的阴谋诡计!

程红峰、程凯还辩称其父写的程字和壹字不一样,试问中国古今中外有多人能把自己的姓用手写出一模一样的字来,两个壹字怎么能写出一样来的。这些种种强词夺理对准去世的父亲鸡蛋里挑骨头,无理强辩三分的子女,有何脸面对待起自己的列祖列宗,又有何脸面对待起自己的子孙后代。

程红峰、程凯一再强调总之其父程莘农这份遗嘱并不是遗嘱,那么试问其父的遗嘱不是遗嘱,你们有什么遗嘱?

\

程红峰、程凯最后辩称此留言中盖的印章一大一小,而且错别字很多,让人猜来猜去,关键地方都是添加的,乱七八糟,添加的部分既没有老人的加盖印章,也没有加盖指纹。请问,你们难道认不出你们父亲的亲笔字迹吗?让公安局技术鉴定不就可以了吗?欲盖弥彰,你们慌什么?怕把你们丑恶的嘴脸露出于世吧!

试问,一位90多岁高龄的老人,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央文史馆员,国医大师,写下一份遗嘱,居然还要按下手印,难道其父是在押囚犯,接受审判。一位长子竟然如此苛刻地要求其父,难道程莘农真的变成新时代的杨白劳。

程红峰、程凯作为程莘农的长子,居然对自己的亲生父亲持如此怀疑和不信任,那么他应该相信这个世界上的哪一位人?居然对自己的亲生父亲猜来猜去,那么他对朋友、对亲属,对家庭,对单位,对人民,对国家,对党中央不是一样会猜来猜去吗?这样一个没有坚定信念的人,生活在当社会大众中,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员,是不是对每个人随时都有被程红峰猜来猜去的危险。

如果时时处处都猜来猜去,那么程红峰、程凯的党性原则如何会坚定。程红峰对高深莫测的中医学如何能继承。程家的家德可能因为程红峰、程凯对其父程莘农的遗嘱猜来猜去就此断崖跌谷。程红峰、程凯一意孤行,坚持自己疑神疑鬼盲目的观点加上丧心病狂的行为,对待自己的亲生父亲,那么你们的父在九泉之下是否能够瞑目?如果其父在天堂之上看到儿孙子女们伤天害理的行为,也会痛斥你们的不肖行为,也会痛彻心肺伤心落泪。

程红峰、程凯你们可以对任何事物猜来猜去,唯独对你们的亲生父亲和他留下的遗嘱不应该猜来猜去,你们这么一猜,倒冤屈了你们父亲的恩德,毁掉了他的所有人格尊严,而他的人格尊严和成绩荣誉恰恰是党和国家、人民大众给的。居然就被你们这么猜来猜去给毁掉了,你毁掉的不仅仅是你们的亲生父亲名誉,还有党和国家、人民大众对你们程家的信任。

程红峰、程凯你们这么一猜,你们的人格轰然倒塌,因为你们猜的是你亲生父亲。你们猜了你们的父亲,等于输了孝亲敬老,等于叛逆了列祖列宗。

程红峰、程凯你们的猜来猜去难道会威力无比? (作者:程无路)

文章来源:时代舆情网http://www.yuqingwang.com.cn/a/minsheng/20170703/6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