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巫溪县 老百姓遭遇燃“煤”之急

 时间:2017-01-05 10:34:42来源:互联网

巫溪县地处渝陕鄂三省交界,重庆市东北部,大巴山东段南麓,是典型的山区农业县,国家级贫困县,人口总数约52万人。

年关将至,外出经商或务工的人差不多都在近几天赶回家过年,往年的这个时候,正是偏远山区最热闹的季节。记者在重庆市产煤县之一的巫溪县采访时发现,数十万农民守着煤山无煤烧,许多村民家中冰锅冷灶,寒气袭人的冬天,家家为无煤过冬而发愁,遭遇燃“煤”之急。

重庆市政府“渝府办{2016}1号《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进一步加快煤矿关闭退出优化煤炭产业结构的通知》”,加上重庆市永川区金山沟煤业有限公司10.31 发生特别重大瓦斯爆炸事故以后,重庆市所辖地区的煤矿基本上关停。

近期本报连续接到重庆市巫溪县居民多次反映,称巫溪县内没有一家煤矿产煤,连老百姓最起码的生活用煤频频告急。寒冬腊月,山区气候寒冷,老百姓生活用煤不能保障供给,年关又临近,记者就煤矿关停后山区老百姓的生活情况进行多方走访了解。

图为:七旬老翁上山砍柴

家住巫溪县上璜镇的王某某一边抽着旱烟一边对记者诉苦:巫溪县内的煤矿从11月份就全部关停了,巫溪县地处边远山区,冬季特别寒冷,经济比较落后,既没有铁路也没有水运码头,更没有天然气,现在本地煤矿全部关停,不允许产煤,我们老百姓最基本的温饱就成为大问题了。以前,我们山区老百姓习惯烧煤取暖过冬,现在,连烧火做饭的煤都没有了。外地运过来的煤质量不好,价钱又高得吓人,本地煤每吨只需要450元,外地煤至少得1100元每吨,我们老百姓哪里买得起啊。

年近花甲但身板硬朗的老李叔满头冒汗在砍柴,直起腰来对记者说:砍柴也是没有办法啊,老百姓总要吃饭啊,没有煤了,温饱总是要解决的啊。我们也知道破坏绿化生态,但是吃饱肚子更重要吧。还有我更担心的事,在我们山区农村,年轻人基本上都出外经商或者打工,留在家里面的都是一老一少,为了吃饭,七十岁左右的老人和十五岁左右小孩子这两拨人就要成为上山砍柴的主力军,这可就危险了啊!我们老百姓多次向政府反映过生活用煤问题,可是政府领导不管啊!老李叔摇头叹气,一脸无奈。

巫溪县属于烤烟种植大县,古路镇种植烤烟是主打产业,种植面积达到5000余亩,而烤烟必须是需要用煤的。烟农李平对着记者算了一笔帐,李平说:我去年种植烤烟90余亩,一家人辛苦大半年收入也算不错,燃煤费用算是一个大头开销,以前本地煤只需要400多块钱一吨,什么时间需要一个电话就送到了,现在本地煤矿全部关停,外地煤价十分高,每一吨需要1100块左右,还不能及时送到,来年还不知道涨成什么价,看来以后的烤烟收入要减少一大块了。

图为:李平的烤烟房

图为:巫溪县数千老百姓签名向政府反映无煤情况

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姜律师对此事发表意见:国务院关于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国发{2016}7号)明确指出要有序退出过剩产能,化解产能与转型升级相结合,保留产能与退出产能适度挂钩,市场供需基本平衡,并不是一刀切,更不能让老百姓生活用煤受到影响。国发{2016}7号明确指出:对有序退出范围内属于满足林区、边远山区居民生活用煤的煤矿,经省级人民政府批准,可暂时保留。巫溪县52万余人口,大部分为农村人口,都住在高寒偏远山区,应该保留一家各方面条件和安全设施达标的煤矿继续产煤,以保障民生用煤。(李险平)

原文链接:http://www.jmyan.com/article-13347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