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验湿身是他们的“上班卡”

 时间:2016-08-20 05:13:15来源:互联网

随警作战 交警巡逻 迎战高温
执勤民警擦拭脸上的汗水。马良 摄


  连日来,“火炉”重庆持续高温,最高气温达40摄氏度,地表温度逼近60摄氏度。炎炎烈日炙烤大地,市民戏称“撒把孜然就离烤肉不远了”。在滚滚热浪中,被称为“马路舞者”的交巡警们依然坚守岗位。8月17日,记者随警作战,切身体验了交巡警在高温下的工作。

  湿身是交巡警的“上班卡”

  8月17日8时许,烈日已刺得人睁不开眼,记者来到重庆市渝中区的重要交通要道两路口。这时,交巡警薛佳玺正在指挥交通,汗水不断从他脸上淌下,衣服的前胸后背已经湿了一片。记者来到路中间,感到每一辆机动车经过时,都会带来一阵令人窒息的热浪。拿出随身携带的温度计,指针指到了38摄氏度。

  8时40分,车辆开始拥堵,薛佳玺提高了指挥频率并不停跑动,他和同事夏征都是满脸汗珠,后脑勺已开始“啪嗒啪嗒”滴汗水。

  9时10分,薛佳玺发现一辆黑色小轿车违法左转驶向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便迅速赶过去,发现司机正急于送高烧的孩子就医。“你找个不影响交通的地方停车,我先送孩子看病。”了解情况后薛佳玺抱起孩子边向医院跑边对驾驶员说。当薛佳玺从医院出来,两路口发生了一起剐蹭事故,他又连忙赶过去处理。等处理完事故回到休息室脱下反光背心,他的警服已经和皮肤粘在一起,成了“紧身衣”。

  “上没上班看看警服就知道了,浅蓝变深蓝,那是汗水已经把警服湿透了,说明上班了。”薛佳玺笑着说,湿身是高温给交巡警打的“上班卡”。

  脱皮是颁给“马路舞者”的徽章

  11时,记者来到重庆市公安局渝中分局交巡警支队大礼堂大队辖区,教导员康国涛戴着警帽、紧扣衣领,身穿反光背心,腰系武装带,正全神贯注地站在马路中间疏导交通。这里发生了剐蹭事故,道路拥堵严重,他必须尽快疏通。记者下车不到10分钟,已经汗流浃背,嗓子开始发黏,皮肤被灼烧得隐隐作痛。而康国涛的手臂已经晒得由红变黑。

  12时,执勤近1个小时后,康国涛回到流动警务车“牛饮”几瓶矿泉水,又拿出藿香正气液猛灌。他指着已经脱皮的手臂说:“天气太热了,脱皮是经常的事。”

  “长时间在烈日下战斗,防晒霜不管用,只要脱下警服,黝黑的脸、手和脖子特别扎眼,家人笑我是大熊猫。”刚刚回到流动警务车休息的民警罗艺笑着对记者说。康国涛告诉记者,长期在太阳下暴晒,一个夏天每名交巡警都要脱几层皮。“这是高温给我们这些‘马路舞者’颁发的徽章。”

  “我是奔跑的五花肉,我为自己带盐”

  15时,发白的阳光刺人双眼,记者来到渝中区上清寺转盘,交巡警张旭戴着头盔,穿着荧光背心,骑着摩托车在中山四路巡逻。摩托车上的铁皮滚烫,头盔和反光背心像是裹在身上的一层锡箔纸,张旭调侃:“我与烤肉相比只差一撮孜然了。”巡逻一圈下来,豆大的汗水顺着脸颊流下,警服已被浸透,从背后望去像一幅地图。“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所以干脆不管它。”张旭笑着说。他稍作休息,补上几口水,又巡逻起来。

  17时整,晚高峰如期而至。上清寺转盘是进出渝中区的闸门,每天有8个方向超过25万辆车次经过。张旭和另外两名同事在这里把守,他们不仅要用跑动来完成工作,还要统筹配合“放行”或“扎口”,确保整个转盘正常运转。

  张旭介绍,他每天执勤5个小时,巡逻2个小时,“一天起码要喝10瓶矿泉水”。有时候站的时间长了,皮鞋甚至与柏油路面粘到一起,很难拔脚。

  张旭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告诉记者:“执勤完回到家,我们一个个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身上都是白白的汗渍。正应了那句‘我是奔跑的五花肉,我为自己带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