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结果的花,未完成的牵挂

 时间:2016-12-28 13:42:39来源:互联网

对随州市二中的控诉书

上级领导机关:

我叫殷希丞(又称殷四)1970年生,妻子罗小荣1972年生,随州殷店镇人。上有老母,年已84岁。爱子殷啸天2001年出生,就读于随州市二中。2016年12月19日上午10:34,妻子接到学校电话,说是孩子坠楼,现已在市医院重症监护室抢救。我们匆忙赶到医院,在重症监护室门口,一直等到下午5点左右,孩子救治无效死亡。

孩子在医院救治期间,班主任曾来到医院,口述了当天上午第一节课前以及第二节下课后和同学闹矛盾的事。然而这件事并没有引起老师和学校的重视,学校也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

花季少年就这样离我们而去,而随州市二中在处理这件事的过程中表现出来的冷漠和麻木不仁,让我们难以接受。事件发生以后我们在焦急的等待学校应该给予的安慰和诚意,然而一直到21日傍晚,三天过去,在家长的强烈要求下,学校主要领导人才和家长见面,学校在处理善后事宜当中的冷漠,再次伤害了家长,对此家长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不吵不闹,不做出过激的行为。22日下午,学校才和家长就赔偿事宜进行了第一次洽谈,但是在洽谈的过程中,学校一再声称无责任,只愿意出安葬费和人道补偿共七万余元。23日下午,校方第二次和家长进行了商谈,表示愿意补偿15万,家长否决了校方意见。鲜活的生命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金钱买不来孩子的生命,恳请校方尊重逝去的生命。

一个活生生的孩子送到学校,现在家长得到的却是一条死尸,学校却说没有责任,难道这不是草菅人命吗?对于学校的所作所为,我有几点控诉:

一:学校声称无责任,但孩子2001年出生,未满十八岁才十五岁,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他的监护人虽然是父母,但孩子送到了学校,学校已经接受其为该校学生,所以,根据法律,监护权事实已委托为学校,学校已成为实际监护人,那么学校怎么能说自己没有监护责任呢?如果这样,还有家长敢把学生放在学校读书吗?既然学校有监护的责任,那么就要承担起孩子死亡相应的责任。《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明确规定了学校“对学生进行安全教育、管理和保护”的职责。在这样的规定下,学校如果在教育、管理和保护方面失责,则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因此学校必须负责。

二:孩子在校期间,因为学习、生活等方面的压力,导致用刀划自己的胳膊等一系列的不正常,老师不闻不问,没有尽到教育、监督和管理的责任,没有进行心理的疏导,没有在安全上进行防护,也没有告诉家长共同教育或劝说退学、休学,或者用书面材料告知父母,还口口声声说孩子很正常,难道这不是很失职的表现吗?《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明确规定:学校教师或者其他工作人员在负有组织、管理未成年学生的职责期间,发现学生行为具有危险性,但未进行必要的管理、告诫或者制止,学校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法律对这种学校工作上的缺失导致的严重后果,明确规定学校应该负有责任,那么随州市二中就应该对我儿子一事负责。

三、学校应对孩子进行24小时全时空的监护监管,孩子在上午十点第二节课下课课间的时候从楼上坠落,监管的老师何在?学校的栏杆高度是否够?安全设施是否存在安全隐患?其他物防是否达到要求?技防从哪体现?根据国家教育部主编的《城市普通中小学校校舍建设标准》中第五章第二十三条规定,室外楼梯栏板或栏杆的净高度不应小于 1100mm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中小学建筑设计规范》也规定:“中小学校的外廊栏杆 ( 或栏板 ) 的高度不应低于 1100 毫米,栏杆不应采用易于攀登的花格衬。中南地区的建筑标准室外的护栏安全高度是1.2米。随州地属中南地区,栏板或栏杆应为1.2米。而12月23日,家长测量了学校栏杆高度为1.08米,比规定的高度少了0.12米,《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规定:学校的校舍、场地、其他公共设施,以及学校提供给学生使用的学具、教育教学和生活设施、设备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标准,或者有明显不安全因素,造成的学生伤害事故,学校应当依法承担责任,因为学校安全防范措施不够,学校难道不应该承担责任吗?

四:公安机关于2016年12月21日出具了一个关于孩子死亡的说明,说明中只是把孩子坠楼定性为自主性坠楼,排除刑事案件的可能,但此说明并未规避学校在事件当中应该负有的责任。公安机关是侦察单位,是治安机关,负责刑事案件的侦查、拘留、预审、执行逮捕。学校混淆视听,以此为证说学校无责任显然又是错误的。

五:19日下午,班主任说学校没有监控,为什么在公安部门出具的说明中,有“调取相关视频”等文字,证明学校有监控存在!学校有监控,为什么不能满足家长查阅的要求?监控中又暴露了学校哪些缺点和失责?隐瞒监控就意味着隐瞒责任和逃避现实!

六:据班主任陈述当天孩子和体育委员发生争执并受到恐吓训斥,网传老师也侮辱殴打了孩子,这些是否属实?是否这些原因直接导致了孩子跳楼?《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规定:学校教师或者其他工作人员体罚或者变相体罚学生,或者在履行职责过程中违反工作要求、操作规程、职业道德或者其他有关规定的,导致学生出现伤害事故,学校应当依法承担责任。既然这样,学校又怎能没有责任?

七:学校对社会舆论和新闻媒体的封杀,是为什么?本地网络媒体上为什么不许讨论回贴,并对网络上民众的论述一再删封?家长在向同学们询问情况与经过时,同学们异口同声说学校不许说,有事问学校,为什么要对学生们进行统一口径的教育?又隐藏学校工作中的什么缺失?难道怕孩子们揭露真相吗?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对未成年人依法负有教育、管理、保护义务的学校、幼儿园或者其他教育机构,未尽职责范围内的相关义务致使未成年人遭受人身损害,或者未成年人致他人人身损害的,应当承担与其过错相应的赔偿责任。第三人侵权致未成年人遭受人身损害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学校、幼儿园等教育机构有过错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

随州市二中近年来屡次出现孩子伤亡事故,本身就暴露了学校在教育和管理过程中存在有过失或者缺陷,如果学校没有问题,为什么一再出现事故?今天我的孩子出现意外,就是因为学校麻木不仁,对近年来管理当中出现的问题不反思不整改而引起的。上级领导如果不重视,那么,学校再出现学生伤害事故怎么办?为了以后在二中读书的孩子,请学校自责,请学校深思;请领导重视;请广大民众关注。

如果随州二中不能给我一个合情合理的说法,那么我一定会向上级机关反映,哪怕直到中央机关。

我自身患有疾病,没有劳动能力又是失地农民。家中还有八十多岁的老娘,也有严重的心脏病,如果知道孙儿失去,必定死活难料。现在生活无望,养老无望,如果没有一个公平公正的结论,今后生活向谁去讨?我存活于世还有何益?没有领导的关心和支持,我将生不如死。习总书记强调“法安天下,德润人心”,请求上级领导给我作主,让我生活有所指望。

可怜天下父母心,愿天下的父母都来关注这件事,尊重逝去的生命,让孩子有尊严的来,有尊严的去。请随州二中给我一个交代!给二中所有学生及家长一个交代!给随州人民一个交代!

控拆人:殷希丞 罗小荣

2016.12.23